发布日期:2018-05-10 19:47

【中外展馆巡礼】罗丹美术馆

巴黎罗丹博物馆

      罗丹美术馆是一处知名旅游胜地,也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遗迹。自创立以来,美术馆一直保持开放的状态。它的大楼、附属建筑以及花园,根据它们对应的用途,都经历了变化和改建,密切地推动着政治、社会、文化历史的发展。

      毕宏宅邸是巴黎洛可可式建筑的一颗明珠,其公园占地面积大约3公顷,提升对游客的巨大吸引力,这也解释了美术馆为何拥有极高的参访率,估计每年坐拥超过70万人次,倍受游客欢迎。

 

毕宏宅邸

 

1919年对外开放的罗丹美术馆位于曾经隶属佩朗克•德莫拉的宅邸(hôtel Peyrenc de Moras),也是著名的毕宏宅邸。梵伦纳街(rue de Varenne)的修建完成于1732年。这个古老而特别的宅邸是巴黎洛可可建筑的瑰宝,两层楼里收藏了众多奥古斯特•罗丹和卡蜜儿•克洛岱尔的作品,以及罗丹藏品中的绘画、雕塑和古代艺术作品。

18世纪的毕宏宅邸

 

富裕的金融家亚伯拉罕•佩朗克•德莫拉(Abraham Peyrenc de Moras)(1686-1732),在1727年和1737年之间,在梵伦纳路上修建了这个非同一般的宅邸。建筑图经过国王的御用建筑师让•奥博尔特(Jean Aubert)审阅,完全符合当时的潮流,完美诠释了洛可可建筑风格。宅邸位于巴黎市区的边缘,它既是一座都市居所,又是一座休闲别墅,但是亚伯拉罕•佩朗克•德莫拉于1732年去世,他未能见证整个宅邸以及二楼室内装潢的完工。

2793_4337992cc40e8fb

德莫拉(de Moras)夫人加高了该宅邸朝花园的那一面。

 

      从1736年起,德莫拉的遗孀将宅邸终身租赁给了曼恩(Maine)公爵夫人。房屋的外部建筑鲜有改动。相反,宅邸内部的房屋分配则被重整改建。1753年公爵夫人去世后,德莫拉的遗孀将这块地产卖给了路易安东尼•德•贡多毕宏(Louis-Antoine de Gontaut-Biron)(1700-1788),也就是后来的毕宏元帅。毕宏宅邸得名于毕宏元帅,直到今天仍沿用这个名字,毕宏元帅几乎没有对该建筑物的内外面貌进行改动,他主要是对花园进行了改建施工,使之成为了巴黎最美丽且最著名的花园之一。得益于1776年和1788年间出版的雕刻插画和描述,我们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花园当时的样貌,前任所有者亚伯拉罕•佩朗克•德•莫拉选择了法式花园的经典布置和古老的种植形式,毕宏在尊重此布置的基础上,给花园添加了新元素,将庭院面积扩大了一倍,挖凿了一个圆形水池,并将一部分花园改造成英国样式。

 

19世纪的毕宏宅邸

 

      从1788开始,梵伦纳街上的这个宅邸几次易主和更换租客。1795年,夏罗公爵(le duc de Charost)将菜园改建成为英式花园,并且增加了一个水池。他将大部分庭院出租长达近一年的时间,成为举办大型园游会的场地。在这里举行了让人目不暇接的游戏、舞蹈、园游会和焰火表演。随后的1806至1810年间,罗马教廷在这里安置着教皇的一位代表—红衣主教卡普拉拉(Caprara);从1810至1811年,俄国皇帝又将俄国大使馆迁至此地。

      1820年,当时宅邸的最后一位主人—夏罗公爵夫人,将所有产权和附属建筑物转卖给了三位修女,其中包括耶稣圣心修会的创始人—马德琳•路易丝•苏菲巴拉特修女。修会与女青年学校随即相继成立。

      在这个时期,为了使宅邸符合它的新用途,建筑物进行了很大改动,除了保留法式花园的主体风格外,庭院也被大刀阔斧地改造一番。原先的装饰逐渐被取代消失,细木护壁板、铁饰、绘画装饰等被卖给富裕的艺术爱好者,以此换取改造工程所需的经费。1839年,毕宏元帅所修建的水池被填埋,一个小山丘取而代之,信徒在这里留下感谢圣母的还愿物。

      在19世纪末,该花园主要被当作菜园、果园或者牧地。1820年到1904年之间,众多教学和祭祀建筑在这块土地上修建,特别是1876年完工的由建筑师里什(Lisch)设计的礼拜堂。耶稣圣心修会于1904年七月解体,并被迫放弃所拥有的不动产。

 

20世纪初的毕宏宅邸

 

      从1905年开始,在等待出售的过程中,毕宏宅邸和庄园内的其他建筑进驻了各式租客,其中包括多位艺术家:作家让•考克多(Jean Cocteau)(1889-1963)、画家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Isadora Ducan)(1878-1927)、诗人莱纳•玛利亚•里尔克(1875-1921)的妻子、雕塑家克莱拉•韦斯特霍芙(Clara Westhoff)(1878-1954)等,罗丹也正是通过莱纳•玛利亚•里尔克的关系发现了这个庄园。1908年,罗丹在一楼租了四间露台面朝南的房间,把这里作为他的工作室。他在这里也发现一处荒芜的花园,修会于1904年解散后,该花园便被废弃。罗丹便在这里安置他的部分作品和一部分古董收藏。自1911年起,罗丹开始独有整个毕宏宅邸。

3473_7b690d2f0186287

Charles Berthelomier,《毕宏宅邸的花园角落》,约1910年[Ph.1381]


      1911年,这块地产被正式出售给了政府。一年之后,政府承诺将买下毕宏宅邸,以便于安置公共教育部的民用建筑处,也承诺将购买靠近巴比伦街的部分用来新建一所中学(现今的维克多•杜卢伊高中学校)。除了罗丹,所有的住户都被要求离开,他做出他最大的努力保存此宅邸,极力开始与政府进行协商。

    “我将我所有的石膏、大理石、青铜、石塑作品和我的画作都捐赠给国家,以及愉快地收集的古董藏品赠送给国家,作为培养和教育艺术家和工人的资源。我请求政府将所有这些收藏留在毕宏宅邸,将它改建成罗丹美术馆,并允许我在此终生居住。”

奥古斯特•罗丹—《罗丹通信录》,第三卷,1908-1912,第103封信,致保罗•埃斯库迪尔(Paul Escudier),1909年末。

       1916年,国民议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法令,接受罗丹的三项捐赠,并宣布将毕宏宅邸及其花园改名为罗丹美术馆,在此展出罗丹捐赠给法国政府的作品。雷侬斯•贝内迪(Léonce Bénédite)被任命为罗丹遗嘱的执行人。于是,保存罗丹艺术遗产以及监督未来美术馆筹备工作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上。

如今的毕宏宅邸

 

       罗丹美术馆于1919年正式揭幕,而毕宏宅邸与其花园于1926年被划分为国家历史古迹,为更好地维护美术馆的功能,毕宏宅邸及它的土地已经历经了重大复原、翻新以及重整工程。

hotel_biron_musee_rodin_01

毕宏宅邸内部景观

hotel_biron_musee_rodin_02

毕宏宅邸内部景观
 
 

新路线

 

      博物馆历史与新展厅:新目光

      藏品与比隆公馆之间的历史联系是本博物馆的精神所在;新展厅,意味着发现这个联系而不扰乱这个精神。参观路线首先是要全面地介绍罗丹的作品。这不是一个“新罗丹”,而是用新目光去看待这位艺术家及其作品。

      近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使得人们能够探索并且更好地理解从储藏室取出来展览的多件原创石膏作品。参观者将在其中发现许多从未展出的作品,更全面、更一致、更直接地了解罗丹的创作,更直观地体会展品的价值和背景。因此,在一楼(包括一个展示罗丹时代比隆公馆的展厅)按年代进行介绍之后,本楼层使得人们可以按创作流程(装配厅,打碎厅,放大厅),更加深入地进行美学研究(象征主义厅)或者历史研究(1900年的阿尔玛陈列馆)。其中一个椭圆厅展示罗丹雕塑作品的创作过程及其作为狂热的古董收藏家本着兴趣收藏精神所进行的活动。

      因为把许多旧书房变成展厅,全部作品,以及作品的方方面面,得以在行云流水般的闲逛中展现出来。

      这样做是为了依照罗丹的初衷,将他的历史和他的欲望结合起来:使每个人都可以沉浸在他的雕塑世界中,沉浸在雕塑艺术的世界中。

      参观节奏:新路线

      不论从哪个层面来看,计划设计的都是一条连续环线,并且适用于行动不便人士。作品远近放置而又连贯地指引出展厅之间的通道,促使参观者从一个展厅进入又一个展厅。所有展厅都遵循共同的布置原则,密度与位置交替,在秩序与“无序”之间,每个展厅都展示出与其他展厅不同的特征。

 
2015_10_06_museojm052

      这些节奏变动可以避免化学反应,使得博物馆的风貌与特征和私人住宅的风貌可以同时保存。因此要设计出一条路线,展现场所原貌,包括它们的优点和缺点。比隆公馆一部分敏感特征(例如内外部关系:自然光照,视线和反射,私密)保存了下来,以此维护它的特殊参观环境。

      新展厅:罗丹在比隆公馆

      根据当时照片,该展厅展示了罗丹在比隆公馆的生活。艺术家于1908年发现这里,把它变成一个展览馆和接待收藏家与模特的地方。以植物图案装饰的屏风是十九世纪末造的,在模特摆姿势时使用。那些小木凳上展示的是罗丹创作的模特半身像,还有一尊十四世纪造的《圣母子Vierge à l’Enfant》。粗木柜子用作罗马胸像底座。房间家具风格不一,有一张路易-菲利普风格的桃花心木板带柜小写字台和一张十九世纪初的白漆墙角柜,它们上面摆着希腊花瓶或中国花瓶。在地上,如同在工作室,罗丹摆上两尊十九世纪的日本青铜香炉。

2015_10_21_ph002_0

      卡米耶·克洛岱尔

      将博物馆的一个展厅用于展示卡米耶·克洛岱尔的作品,是罗丹的热诚崇拜者,记者兼艺术批评家马蒂亚斯·莫哈特向罗丹提出建议的。直到1952年,保罗·克洛岱尔将他姐姐的四件重要作品送给博物馆,这个展厅才得以建成,这四件作品是:《维尔图努斯和波摩纳(Vertumne et Pomone)》,《成年(L’Âge mûr)》的两个版本,还有《克洛索(Clotho)》。因为捐赠和博物馆收购,藏品逐渐丰富。

mise en place des oeuvres pour la museographie nouvelle de l'hotel Biron 2015

      新展厅,罗丹与古董

      罗丹宣称,“古董是我的青春”,这意味着他对古董的热爱是灵感的一大源泉。罗丹是富有激情的古董收藏家。1893年起,他收购了数千件的希腊、罗马和埃及雕塑残件,它们伴随着他的艺术思考。在默东,如同在巴黎,罗丹将这些物品摆在柜台、板凳或石膏柱上, 摆着他的作品中间。

      罗丹藏品中的一百二十三件古董从储藏室取出来, 以便在路线上倒数第二个展厅展出并对照罗丹一件重要的雕塑作品:《行路人(l’Homme qui marche)》,它与被岁月损毁的古董形象相呼应。墙上挂着一堆希腊罗马时代的头像、胸像、足像和手像。摆在方底座上的大型埃及或罗马胸像加强了壁柱的韵律感。在一张旧板凳上,罗丹的《特里同与海中仙女(Triton et Néréide)》被罗马大理石环绕,摆设如同艺术家生前在比隆公馆居住时那样。来自四面八方,材料各异的许多小古董在橱窗里证明着收藏家兼收并蓄的精神。

2015_11_03_museojm003

       绘画回归比隆公馆

       罗丹遗留的数千件物品包括约200幅绘画:有些是雕塑家买的,例如梵高的画,但很多是他和画家朋友们做的交换:其中最著名的疑问是莫奈的绘画《美丽岛( Belle-Île)》。这些作品向我们展示了罗丹的某些品味,他在人文或者风格方面与同时代人的密切联系。比隆公馆重新开放时,展品将包括50幅绘画。它们大部分是重新发现的,或者是因为它们进行了重大修复,例如《贝尔维尔剧院(Le Théâtre de Belleville)》,或者是因为它们未曾从储藏室取出来展览。它们沿着路线展出,但在楼梯间也有:这是绘画目录公布前的初步步骤。

       新展厅,图形艺术画廊

       博物馆在二楼建立了一个新展厅:图形艺术画廊。通过简化悬挂系统,这个地方得到极大优化,可以增加藏品的可读性,这些藏品非常丰富,却又往往被误解。近8000幅绘画,逾1000幅雕刻,11 000幅照片和60 000件珍贵档案,作为补充,以不同方式说明了罗丹的审美观。这家中心画廊用于小型档案展览,它们保证展品占有一席之地。不论是否与大型临时展览、博物馆最新动态或者庆祝活动有关,这些小型档案展览都可以透过细节,透过各种罕见主题,透过罗丹同时代人和当代艺术家,让我们耳目一新。

       重新开放之后首次展出的是博物馆新购藏品:2006年至2015年期间收购的绘画、雕塑、照片和手稿。

       资金提供

      1600万欧元(含税):
      49%由国家文化交流部出资
      51%由罗丹博物馆出资

花园

 

花园介绍

 

       毕宏宅邸内的花园面积扩建已超过3公顷,北边为一处玫瑰花圃,南边有一个赏园林,在花园深处与视线的尽头,梯台与背靠着网格的绿篱墙掩映了一处小憩之所。通过绿篱墙上的三个开口,此框架将宅邸花园外观的凸窗设计与比例映衬了出来。1993年公园翻新改建的时候,在东面和西面分别设计了两处主题路线:一是“奥菲尔花园”,这里草木和假山盘亘交错,宛如罗丹作品《奥菲尔哀求天神》的序曲,二是“泉水花园”,这里由多处水池点缀的小径蜿蜒构成了同样多的独立和奇特景致。。

 
jm_4540

花园
 
jm_4301

花园
 
jdc_b365

花园
 

      罗丹从1908年起,便在这个荒芜的花园陈放他的部份作品,以及些许他个人收藏的古董收藏,包括 《加莱义民》、《地狱之门》、《思想者》等知名作品。将自然空间当作陈列雕塑的宝地,雕塑的轮廓在阳光照射下起了自然的斑纹,这与罗丹的理念不谋而合:“自然与古物对一名艺术家来说是个很棒的灵感来源。在任何情况下,古物即意味着自然。这是它的真理和它的微笑。”而他的第一个青铜塑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即被竖立于花园之中。自1933年起,馆内持续定期提供清洗与保养的维护工作,以保持其原有的铜绿色泽。

大理石雕塑展厅

 

      罗丹的大理石雕塑一直是广为人知、备受推崇的,但是由于长期暴晒于美术馆外的花园,罗丹的大理石作品被苔藓覆盖的情形逐渐地恶化。因此在1995年,馆内决定新开放一间专门摆放大理石雕塑的展厅,现在这些作品有了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保护,这种呈现方式不仅更好地保护雕塑,也增加了展出作品的数量,并且更有利于主题的分类。

 

 
img_7793

大理石雕塑展厅景观
 
img_7789

大理石雕塑展厅景观

 

礼拜堂

      1820年,宅邸的最后一位主人—夏罗公爵夫人,将所有产权和附属建筑物转卖给三位修女,其中包括耶稣圣心修会的创始人—马德琳路易丝索菲巴拉修女。修会成立之后,又再创建了一个女青年学校。在此期间,修建了许多供修女们日课诵经的礼拜堂。

2794_a819e0e3bcfc611

     1874年,为了筹备建筑师里什(Lisch)设计的大礼拜堂的经费,装饰毕宏宅邸的一些细木护壁板被出售。礼拜堂最后于1876年完工,整体建筑采用拉丁十字的结构,但运用的是当时建筑艺术中颇为流行的新哥特式风格,内部结构同时借鉴了13世纪教堂的设计风格。教徒们仅限于一楼活动,唯有修女们可以使用廊台。1904年修会解散,礼拜堂即关闭。

     1919年罗丹美术馆揭幕时,中殿被改造成了展览厅,但直到60年代它才得以被彻底改造,屋顶被拆下来,同用玻璃顶取代,使之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展览厅。

      2003年,由建筑师皮埃尔•路易•法洛熙(Pierre-Louis Faloci)指导的礼拜堂建筑修复工程开始,将展览厅重组现代化、扩建办公室空间、增建贮藏室,装修工作室、设置档案谘询处、维护室以及演播厅等等。直至2005年11月完全翻新后,礼拜堂举行了落成仪式。

分享到:

毕宏宅邸内部景观